壁虎 开关:浙江9个月消亡企业2.5万家 资金紧张成主因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作文 时间:2020/07/03 03:03:05


  这真是一个难熬的、忐忑不安的冬季。

  12月的一天,正是下班的高峰期,“眼镜大王”胡福林的温州信泰集团员工正三五成群地走出厂门。信泰集团的重组方案至今未正式对外公布,除了这个悬念还没有解开,这里一切都已恢复正常。

  信泰集团是今年浙企“跑路潮”中最轰动事件的主角。在以“小狗经济”著称的浙江土地上,一场危机正呼啸而来。而在这一危机背后,中国沿海发达地区的转型正在发生,中国经济在全球价值链上的位置也出现了微妙的变化。

  消亡企业2.5万家

  12月5日,位于浙江省宁波的浙江祥宁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负责人陈永兴不知去向。没有人记得这到底是浙江企业“跑路潮”中的第几起。

  今年以来,浙企“跑路潮”不断发酵升级。至10月末,浙江已经发生过228起企业主逃逸事件。

  陈永兴是浙江祥宁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的创始人。公司成立于2003年,是宁波北仑起步最早的几家汽车行之一。从5间小门面发展到宁波北仑规模最大的一家汽车二级经销商,祥宁多年来在业内口碑很好,大多数北仑人的车子都是在那里买的。

  12月7日,北仑新碶街道通知所有4S店、供应商和交了预付款的购车人,可在指定期限到警方登记。

  此前,浙江宁波七鑫旗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刘鑫浩“跑路”未遂,该企业被曝涉债金额逾20亿元。

  从2011年4月江南皮革董事长黄鹤失踪以来,浙江民企老板跑路事件愈演愈烈。眼镜行业龙头企业浙江信泰集团有限公司“眼镜大王”胡福林在9月底不知所终,其后,温州、宁波等地又陆续发生多起事件,“跑路潮”来势凶猛。

  种种迹象表明,这些人出走的绝大部分原因是无力还贷。记者手头的数据显示,今年1~9月,浙江省消亡企业数2.5万家,比去年略增加5%。

  有不少研究浙江经济的专家称,这是一场比2008年更为严峻的金融危机,2008年,浙江省全年私营企业注销数2.2万家,同比增长10.99%,为当时的近六年最高。比较两组数据不难发现,到今年9月份时,浙江企业消亡的数量已经超过了2008年全年企业消亡的数量。

  “不难发现,这些传统行业在宏观经济环境比较复杂的时候,就会出现洗牌,或者优胜劣汰的情形。”浙江大学区域与城市发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陈建军表示,和2008年比较类似的是,一些传统的支柱产业,比如绍兴纺织业、台州缝制设备行业、温州鞋革、打火机行业、嘉兴皮革业、宁波服装行业等都面临生产经营困难、亏损面扩大、盈利能力下降、企业生存状况恶化等问题。

  资金危机

  这些出走的企业主多半和胡福林一样,无力还贷,更确切地说,是无力还债。尽管对于企业的头寸,胡福林坚称,出走前,“资是抵债的、够用的。”但此前,信泰集团一位高层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透露:“摊子铺得太大是导致企业资金出现问题的重要原因,最后现金流断了,企业就难以为继。”

  信泰集团有不少资金来自民间的高利贷。

  陈永兴的不知所终,同样也是被高利贷所拖累。

  本报记者手头一份来自浙江省经信委的报告显示:到2010年底,浙江110万家法人实体企业中,能在银行贷到款的只有10万家左右,90%以上的企业尤其是小企业被挡在银行信贷门槛之外。

  小微企业对资金的渴求十分迫切,浙江省金融办统计,截至9月底,浙江省已开业的170家小贷公司共计发放贷款1238.9亿元,同比新增贷款480.1亿元,增幅达63.3%。

  此前,浙江省中小企业局的一份报告称,相比去年,民间融资的利息水平有较大上升,多数地区民间借贷利率年息在25%~30%,也就是说,月息在2分~3分之间。

  事实上,本报记者多次去温州、宁波等地调研时发现,民间借贷的成本十分高昂,以短期拆借为例,大部分的月息都在3分~5分之间,就算是长期借贷,月息基本也维持在3分左右,这样的融资成本,也是小微企业很难承受的代价。

  温州市政府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当地民间借贷综合利率持续上扬,其中,7月份融资中介机构出借年利率高达39%,意味着民间借贷月息在3分到4分之间。

  “如果利率超过这个水平的话,处于夹缝中的制造业仅存的利润就会消失,企业很难维系正常的运营,如果超过这个水平,制造业就没有办法玩转下去。”中国首家私人钱庄主人、温州方兴担保有限公司董事长方培林对本报记者表示。

  转型中的烦恼

  是不是浙江经济完了?数据显示,浙江省新设登记企业数仍远大于吊(注)销企业数。今年1~9月,浙江省新增企业数10.5万家,比去年同期增加10.35%,新增企业数增速仍远远大于消亡企业数增速。

  那么,浙江经济到底出了什么问题?陈永兴和胡福林比较类似的是,都从传统的行业,投向了光伏产业。

  陈永兴的宁波祥宁控股集团下面,还有众多子公司:比如浙江华亚光伏科技有限公司、宁波海升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宁波海富电器制作有限公司、宁波泰旺食品有限公司等,涉及二手车、节能产业、葡萄酒业、国际贸易等领域。

  同样,“眼镜大王”胡福林在出走前的转型之路上,进军光伏是一个分水岭。从2008年开始,胡福林同样进军能源产业。

  有数据显示,去年9月份,浙江的光伏企业数量为78家,到了今年3月份,这个数据变成了176家。

  浙江经济当前的问题更多被称为“转型中的烦恼”,此前,浙江省中小企业局在其网站发布《我省中小企业新情况新问题调研报告》称,当前中小企业发展情况“总体是好的,也确实面临诸多问题”,这些问题更多表现为一种“转型中的烦恼”。

  上述报告透露,一些位于产业链、价值链低端的中小企业面临的困难尤其突出。

  浙江大学民营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史晋川对此表示:“在这一波的‘跑路潮’中,大部分都是扩张中出现了问题,导致青黄不接,企业无以为继。”

  在外部经济过于复杂的情况下,许多企业家信心指数一度回落。国家统计局浙江调查总队和浙江省统计局10月8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三季度,浙江企业景气指数和企业家信心指数双双回落,企业融资景气指数自去年三季度以来连续下降。

  截至2010年底,浙江省各类中小企业总数已达310多万家。目前全省企业总数的99%、工业总量的96%、工业税收的85%、外贸出口的82%、工业企业从业人员的95%都来自中小企业。这些企业,或多或少都面临“转型中的烦恼”,更多陷入僵局。

  一些企业在观望,更多的企业似乎停滞不前,从9月底回国接管信泰集团重组事宜的胡福林,至今也未向外界公布其重组方案。

  有消息人士透露,由于浙江企业盘根错节,牵连面广,瑞新集团有可能会放弃和胡福林共同投资的光伏产业,这或许是重组一直不断出现变数的重大原因。

  “走出去”跨越难关

  和这些面临转型危机的企业相比,浙江一些企业在试图通过“走出去”来跨越难关。

  数据显示,有150多万名浙商正在走出国门。目前,浙江省经核准的境外企业、机构超过4900家,累计投资总额112.2亿美元,中方投资额99亿美元,覆盖138个国家和地区,境外投资数量、规模均居全国各省区市第一。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浙江在省外经商办企业的人员约有600万,省外浙商在全国的投资规模超过3万亿元,其中浙江输出资金约1.3万亿元。

  还有一些乐观的数字:2011年前三季度浙江省实现外贸进出口总值2308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23.8%,进出口增速比广东、江苏和上海分别高出3.3个百分点、5.3个百分点和3.1个百分点。

  不是浙江经济出了问题,而是浙江的“小狗经济”在转型。

  “‘走出去’不失为一种更好的办法,和转型一样,同样要经历种种‘阵痛’,所有成功的投资背后,都是企业一步步付出的巨大代价。”史晋川表示,以浙江经济为代表的中国经济,正在经历“阵痛”。

  “原来的‘块状’经济在转型,在全球价值链上的位置正在前移。这种前移可能是微妙的、不易察觉的,但前移确实发生了。”史晋川分析说,在这个过程中,大型的、超大型的企业在不断出现。

  在浙江义乌稠州路的国际商贸城,到处都是汹涌的人流。义乌生产的产品占全球圣诞产品的半壁江山,当地生产的产品涉及圣诞老人、圣诞玩具、圣诞树、圣诞服饰等近1.5万个品种。狂欢般的采购气息笼罩着国际商贸城,圣诞“采购季”已经降临。这里,丝毫看不出浙江经济的危机。

  只是,在发布的第三季度浙江经济增速数据中,可以看出一丝端倪。浙江前三季度经济增速为9.5%,低于上半年的9.9%,从全国来看,北京、上海、浙江三地经济增速为全国最后3名。

  不少经济学者说,成长总是需要付出代价的,目前迫切的是,要将这个代价控制在可以接受的“度”之内。比如,不要引发就业上的问题,这才是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