饥荒龙骑士mod下载:《蒙田谈才能与命运》摘录-111223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作文 时间:2020/07/04 18:13:26

《蒙田谈才能与命运》摘录

 

1.    谈后悔

如若我的思想能稳定下来,我就不探索自己,而是总结自己了,但我的思想始终处于学习和试验的阶段。

因此我绝不教导人,我只是讲述。

把别人的赞扬作为善行的依据,这不太可靠。在当今这个腐败时代,大众的常识是一种侮辱。你能根据谁的话来辩别好坏呢?

某人在社会上备受赞赏,而他的妻子和听差却看不出他有什么出众之处。

在我的家乡加斯科涅,人们看到我的文章印成了书都觉得奇怪。离我的家越远,我的名气越大,声望越高。

 

2、谈交往

    别人琢磨如何使自己的思想显得空灵和高深,我努力使自己的思想浅近平实。拔高和夸大是有害的。

    与书本的交往伴随着我的一生,处处给我以帮助。它是我的老境和孤独中的安慰。它解除我的闲愁和烦闷,并随时帮我摆脱令人生厌的伙伴。为了排遣一个挥之不去的念头,惟一的办法是求助于书籍,书很快将我吸引过去,邦我躲开了那个念头。

    我享受书,犹如守财奴享受他的财宝,因为我知道什么时候我乐意,随时可以享受。

 

3、论许愿

我在竭力对抗使我不能专注自己却寄托于别处的情感。依我之见,人要顺应他人,但只应献身于自己。

人必须珍惜自己心灵的自由,只有正当理由才能使我们抵押这种自由,只要我们正确判断事物,会发现正当理由寥寥无几。那些习惯于受人支配的人,在哪里都可以抵押心灵的自由,无论大事小事,无论与已是否有关。哪里有责任,他们都一律插手,他们心里不乱便活不下去。“他们只为忙碌而找活干。”他们之所以走得如此之远。因他们不能自我控制,如石头坠地,只有掉到地上才会停止。

没有人将钱分发别人,却都分发自己的时间和生命。我们对时间和生命挥霍之多远远超过我们挥霍的任何东西。

    在我年少时,曾亲见百姓轻率得出奇,随便任人操纵自己的信念和希望以取悦领袖并为领袖所用,不再计较领袖对他们犯下的大量错误,不再考虑自己的幻想和梦想。

 

4、克服狂热

我盛赞人们不注意的、低调的、不声不响的生活,“不卑,不贱,也不骄。”命运就是如此要求我的。我出生于平平静静的家庭,那是一个长期以来格外注重正派家风的家庭。

 

31、论经验

我倾向于谦虚,对规定的信仰虔诚恭谨,表达主张时保持冷静而有节制。我把我的这些倾向归功于我的宽容,把怨恨之情归咎于咄咄逼人的令人生厌的狂妄自大,狂妄自大使人只相信自己,这是纪律和真理的大敌。

  

20、人的价值观

我认为有些人之间的差别,要比人与兽的差别更大。人与人可以差得多远?天有多高,人智力的差别就有多远。 有位古人曾风趣地说:“你为什么会觉得他高?因为你把他的鞋跟也算上去了。”塑像的基座不应算在塑像之内,量人不要连高跷也量上,让他扔下财富和头衔,只穿着衬衣。他的品质与他的职务相称吗?他健康吗?他的心灵美好吗?各种品质都具备吗?它是原本就高贵还是依赖别的才高贵?财富在他的地位中有没有起到作用?面对挑战,他沉着冷静吗?他是否能视死如归?他能始终如一吗?他懂得知足吗?所有这些都是必须注意的。有的人是多么贤明,多么自制,贫穷、淫威压不倒他,他矜持而淡泊,像流动的圆球。 这样的一个人,远远超越那些王公贵族,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属于个人的帝国。 哲人是自己命运的主宰者,他还有什么值得祈求的呢?     难道我们看不出造化只要求我们有个无病无灾的身躯,有颗平静享受人生的无忧无愁的心灵? 拿那些人与他比较吧,那些人愚蠢、低贱、反复无常、情绪多变,真是天壤之别!可习惯上我们竟是这样的盲目,很少注意或根本不去注意这些。每当我们观察君主与平民,长官与百姓,富人与穷人时,即使本质没有什么不同,只要穿的裤子不一样,就能看出十分明显的区别来。 如果他粗俗、愚蠢,他凭什么享受这些?没有魄力与才能,就无法享受欢乐与幸福。 人的情操有多高,这些就值多少,用得恰当就好,用是不当就糟。 财富的好处不管有多大,都得有灵敏的感觉去品味。使人幸福的不是拥有,而是享受。房子、财产治不好你身上的病,退不掉你体内的烧,去不了你心头的烦恼。 享用财富一定要有健康的身体,心有缺憾之人,财富能是什么? 柏拉图说:“一切好的东西,诸如健康、美丽、力量、财富等,对不正常人来说都是坏的,对正常人来讲则都是好的,反之也一样。 我很赞成这样的看法:跟随别人要比带领别人更容易、更愉快。走自己的路,只对自己负责,能获得很好的精神休息。    最令人为难和厌烦的,是一个“多”字。土耳其皇帝的宫殿里养着三百美女,如此之多的女人随他摆布,他哪里还有什么兴致? 阿尔方斯国王说,在这方面,毛驴的处境要比国王强:毛驴的主人让它们自由自在地吃草,而国王的随从们却连这份自由都不给他。 我从不认为,一个智力健全的人,有二十人人照看他的便桶,生活会变得很快活。 

其实,人的性格决定着人的命运。

 

  

论教育

作为贵族子弟,学习知识不是为了图利,也不是为了适应环境,而是为了丰富自我,丰富自己的内心;不是为了造就有学问的人,而是培养有能力的人。因此,我特别希望给孩子物色一名头脑多于知识的老师。

 

在社交方面,我们总是千方百计地表现自己,推销自己,而不是去了解别人,接受新的知识。沉默与谦虚更有利于与人交往。等您的孩子有了才华时,要教育他不要过于显山露水;听到别人一派胡言,也不要怒形于色,这是不礼貌和让人讨厌的行为。要教育孩子注意修身养性,自己不愿做的事,别人做了也无须指责,不要和世俗格格不入。

 

要告诉孩子,同别人在一起时要多看多听,因为最好的位置通常让平庸者占据着,家财万贯并不等于才智超群。

 

毕达哥拉斯说,人生如同宠大而繁杂的奥林匹克运动会:有些人为在比赛中争得荣誉,而锻炼躯体;有些人为挣钱,拿着商品到那里去销售;还有人只做看客,观看事态如何进行以及为何如此进行,观察别人怎样生活,以便对此作出评论,调节自己的生活。

 

假如我们善于把生命的附属物界定在正确而自然的范围内,我们就会发现,在那些科学中,最优秀的却是不通用的;即便是通用的部分,有些广而深的东西也是无用的。最好把它撇在一边,而去遵循苏格拉底的教导,把我们的学习限制在实用性的范围内。

 

令人惊异的是,在我们这个时代,即使是颇有头脑的人,也把哲学当成是空洞乏味的字眼,不论从舆论还是从实际效果上看,都是无用处、无价值的东西。这是由于似是而非的诡辩阻塞了各条的哲学通道。把哲学描绘成双眉紧皱、孤傲冷峻的可怕模样,使孩子们难以接受,这真是大错特借。到底是谁给的哲学戴上那张苍白可恶的假面具?其实,没有什么比的哲学更愉快的了,它劝告人们愉快地生活。

 

心灵有了的哲学,就能焕发精神,应当用精神的健康来促进身体的健康。心灵应让祥和愉悦展现在外表上,用自己的模子来塑造身体的举止,使之端庄高雅,轻灵活泼,自信纯朴。精神健康最鲜明的标志,就是始终快快活活。哲学可以平息人们内心的风暴,教人们欢快,它不是通过某个假想的本论,而是通过自然而具体的推理。哲学以美德为宗旨,可美德并不像学校里说的那样,位于难以攀登的陡峭的山峰上。

 

那些和美德接触过的人,认为自己生活在富饶肥沃、满目鲜花的平原上。假如人们熟悉道路,依然可以通过绿树成荫、繁花盛开的道路到达那里,那是十分快乐的事情,山坡舒缓平坦,仿佛通往天堂的坡道。美德至高无上,高贵尊严,典雅含蓄,而且富有情趣,勇敢坚强,它和乖戾、忧伤、畏惧、拘束水火不相容。它随本性,和运气、愉快为友。有些人因没有接触过美德,孤陋寡闻,竟然把它想像为愁眉苦脸、吵吵闹闹、满脸怒容、威逼利诱的形象,还把它置于高山顶上,让其离群索居,周围则是遍地杂草。

 

这里我想向一位贵族表示敬意。他在法国循规蹈矩,毫不放纵。我曾问他,当他被国王派往德国,面对嗜酒的德国人,曾几次因为公务需要而喝醉?他回答说,他入乡随俗,曾先后三次喝得酩酊大醉。有些人就缺乏这种本事,因此,在和德国人交往时显得十分困难。我常常不胜钦羡亚西比德的超群本领,他善于随遇而安,适应各种习俗,也不怕对自己的身体不利。他时而奢华淫糜超过波斯人,时而勤俭朴素甚于斯巴达人。在爱奥尼亚时,他挥霍无度,芒淫放纵,在斯巴达时他粗衣淡饭,完全改变自己的习惯。

 

我也想这样培养我的学生,他穿好穿坏都潇洒自如,穿破的不忧不躁,穿好的妥贴相称,对此,我将赞赏备至。

 

在所有艺术中,占首位的是生活的艺术。

学会这门艺术,要通过生活而不是学习。

 

谈幸运问题

在沉默时,你戴的项链和你的排场还让你像那么回事,可现在大家听到了你说的话,便都看不起你了,甚至连我店里的伙计都如此。他华丽的衣着打扮和高贵的身份不允许他像平民百姓一般无知,也不允许他奢谈绘画,维有沉默能使他继续保持他表面的那份自命不凡。当今社会,显示才智的矜持外表帮了多少蠢货的忙啊!

 

爵位和职位的获得首先靠运气,其次才是功劳。对此,人们总是怪罪国王。其实,国王们天资平庸、才学疏浅却快乐幸福!马尔西阿尔说:王公的首要品质在于了解臣民。而本质上国王们是不可能具备千里眼以识别了解众多臣民的,也不可能透视我们的胸怀以了解我们的心态和出众之处。他们通过猜测和摸索,根据对方家族、财产、才学和呼声进行筛选。其实,这些依据极不可靠。要是谁能想出个办法,使人公正地判断人,理智地挑选人,仅凭这一点就可以形成一个完善的政府管理模式。

 

我们的智慧和判断力大都受偶然的左右。意念和见解动来动去,时而这样,时而那样,其间许多意识的流动是自然的,并不受理智的干预。理智每天都受到内在的情绪和躁动的冲击:内心的情绪变化无常,此刻被一种激情主宰,当风向一转,另一种激情取代成为主宰。

 

在这方面,只需审视某位青云直上的人物就清楚了:三天前刚认识他时,他在我们眼里还是个毫无可取之人。不知不觉,在我们头脑里悄悄地塞进了高贵能干的印象,他的排场和势力在不断增长,于是,我们相信他已功盖于世。我们对他的评判并非根据他本身的价值,而是根据他的地位带给他的特权,以计筹码的方法进行计算。运气有时也会转,当他从高处摔下来,重又成为普通一员时,人们才惊讶地一个接一个地去打听从前是什么原因使他爬得那么高。“这就是他吗?”大家问。“他在台上时难道就不懂得这些事?贵族们难道就这么容易失足?我们原来是被这样一个人操纵在手里!”就是现在,这样的事也数不胜数。

 

在争论和交谈中,并非每句正确的话都能随即被人接受。大部分人都有从外部得来的机智,有时会说出一两句精彩的俏皮话,一句恰到好处的应答,一句有益的格言,尽管他在说话时并没有觉察出这些话的分量。借来的东西不一定都能掌握运用,还要靠我们自己进一步核实。那些话无论有多实在、精辟,都没必要一听就连声诺诺,而必须主动与之斗争,或后退一步,借口没有听见而从各个角度揣测这话是如何到讲话人的口里的。

 

对过路人说教,或对初识的无知之徒和蠢材进行教导,都是我最不情愿做的,即使和别人聊天,我一般也不会这样做。我宁愿放弃其他一切,也不想进行这种人为的专横教育。

 

我尝试着写一些富于机智的幽默话,但我自己都不想信它们;我还常常试着使用那些妙辞佳句,结果连我自己都对其嗤之以鼻。

 

谈话的艺术

有人水平有限,便惧怕一切,对什么都给予排斥,一开始就把一切搅乱,使之成为一团浆糊。

 

这个国家,在我们这个时代,知识在很大程度上充实了人的钱包,却很少充实人的心灵。知识如遇到愚钝的心灵,会使之愈发愚钝,并使之窒息,因为知识在那里是一大堆生硬的难于消化的东西;若遇到敏慧的心灵,知识会自然而然地使之净化、精炼、使之愈加灵慧。

 

人的眼睛无法看见自己身后的东西。一天之中我们不知有多少次地议论邻居,其实都是自己嘲笑自己。

 

苏格拉底说:“平庸者研究哲学将会损坏哲学的尊严。”哲学一旦被搅乱,不仅显得无益,而且有害。